Oliver雨曦

恭喜你发现了一只垃圾
曦雨/凹凸/弹丸/魔圆/我爱cc/沉迷吃鸡/画画吃比例
警惕关注(:3[____]

【主言和】(已在steam上授权)伊蒂芬奇的秘密



餐厅的木桌上摆设着许多东西,中间用摆酒的柜子隔开了,上面摆着几瓶红酒与葡萄酒,这种摆设很难不让人想像它昔日的美丽面貌,“看来这里的变化也不大呢。”言和用手轻轻擦拭了几下已经沾染无数灰尘的冰箱,上面贴着天依生日时言和和其他人在一起庆祝的照片,“我不知道天依怎么样了,但估计也不会太好。”言和拿手机拍下了这张图片。

桌旁用几个柜子隔开成了一个小小的厨房,水池里躺着一些还没洗的脏盘子,旁边散落着几个很小的快餐盒,“自从我们家族的事传出去后,没有一家餐馆给我们送餐,导致我们只能吃中国菜。”(注:中国菜指美式中餐)言和把倒了的盒子放好,继续往前走,“自从墨柯在打工的罐头厂出了事之后,我们全家都变得很讨厌吃罐头了,只有我们家的猫Molly例外。”(这里Molly用了假名)言和绕了餐厅一圈慢慢再走向客厅,“我想我已经累的差不多了,就在这坐一会吧,我想你们在看着我的人恐怕还不适应我的自言自语,我总觉得这里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言和走向绿色的沙发,无视所有的灰尘躺在上面伸了个懒腰。左手边木耳形状的茶几意外的干净,言和的目光接着投向了一个稍显老旧的壁炉,“阿绫曾和我说过,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是有故事的,比如这个壁炉就是我们家族的祖先外出逃避诅咒却在深海里喂了鱼,他的房子被浪打成砖头送回岸边,做成了壁炉。”言和看向窗外的大海,客厅和工作室一样,放着许多打包好了的东西,“临走前的那一个晚上,龙卷风让我们留下了很多东西。”(注:海景房一大弊端:会刮龙卷风。)言和顿了顿,起身,向二楼的楼梯走去,二楼有许多书架与壁画,言和停在了一幅画前,上面的灰发少女穿着可爱的衣服,“无论何时,只要有人问起我们的家族,第一个问的就是天依,她是一位明星,我们家族明星很多,但她是我们之中在中国最出名的一个。”言和同样用手机拍了下来。

“从我记事起,我们家就有一半的房间不能进去,我的妈妈封住了门,但之后我们中个性较强的清弦为了抗议,在上面通通加了一个猫眼。”(注,从外往里面看的。)言和打量着这两排门,上面的猫眼下面都写上了所有人生命的终止日期,让人感到背后发毛,言和并不打算看一看里面,她总感觉这些猫眼好像存在着什么和诅咒一样奇怪的东西,言和一想到自己看的时候突然冒出一只眼睛吓自己一跳就感到很恶心。言和只是悠悠转了一圈,“看来大多数房间都进不去了呢,不过除了我们祖先的房间。”言和上前推开了咯吱作响的木门,不过令人惊奇的是房间如同新装好的一样,屋内还有几盏水晶灯,把整个几乎空荡荡的房间装点的犹如一个海底世界,“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到这里玩,不知道妈妈有没有后悔过。”言和的目光停顿在了一本大书上,这是房间里唯一一个能触摸到的东西,书上带了一把锁,“墨柯曾和我讲过这里有秘密通道,但我并不信,事实证明,我妈妈真的很会保守秘密。”言和用钥匙打开了这个书锁,打开书,一个拉杆出现在了言和的面前,言和毫不犹豫的拉开了面前的小门,钻了进去,通道是用木板铺的,很舒服,木墙上不知道是谁画的一只小猫咪。通道很短,爬几下就到了头,言和在一次拉开门后顿了一下
——这里是洛天依的房间
“在我印象中,天依是一个想让我与她交朋友的女孩子,如果她没有在我之前因诅咒离开的话。”言和环顾四周,这是一个很少女的房间,绝对不缺少蕾丝花边,毛绒地毯各种少女心爆棚的东西,天依的床边有一个梳妆台,上面有一块粉色的小墓碑,写着天依的终止日期。言和稍微翻了翻,虽然她知道动别人的东西不太好,但的确有了收获。
“这是……天依的日记本?”

(下章天依视角)

评论

热度(4)